欢迎光临建设行业信息网!

设为首页   加入收藏

首页>>中国城镇>>新闻中心>>

石景山"综合城管"去执法难的根儿 破解城市病

  城市游商、路边摊、大排档、小广告……许多城市顽疾影响着百姓生活,也困扰着政府。怎么管?执法力量分散时,“八个大盖帽管不了一个破草帽”。联合执法时,管得了一时,却难去“病根儿”。

  今年,石景山区推出新的“综合城管”模式,成立区级社会治理综合执法委员会整合各部门职能,工商、城管、公安等执法部门派专人入驻街道,成立综合执法指挥中心。以党建统领,打破多部门分管壁垒,以集中式综合执法代替条块间软性协调,实打实地合署办公,不但治病,更要去根儿。

  去执法难的根儿:组执法委员会,破部门壁垒

  “在以往的城市管理中,城管、工商、公安、环保、市政,五个部门就像是伸出的五个手指头,各管一摊,难以形成合力,法律法规之间经常出现空隙地带,面对城市顽疾,常常束手无策。”石景山区委书记牛青山对记者说。

  部门分割、条块分割,削弱了执法力量和效果,使城市顽疾得不到有效根治。

  “因此,石景山推行新的综合城管模式,”牛青山说,“打破纵向的条条,建立资源整合机制,将五指收起,攥成重拳,破解城市病难题。”

  在区级层面,石景山区先行先试,成立区社会治理综合执法委员会,整合区级层面城市管理、专业执法资源和街道行政管理资源,由区政府主要领导任主任,搭建指挥、组织、协调的综合管理平台。在专业部门层面,设立区委城市综合管理工作委员会,统筹领导城市管理领域各项工作。在街道层面,建立以块为主、条块综合的社会治理综合执法指挥中心,城管、公安、食药、安监等部门成为常驻单位。

  打破部门壁垒,以集中式综合执法代替条块间软性协调,解决城市管理中“九龙治水水不治”的问题,让“管得着的看得见,看得见的管得好”。

  这次城市管理模式的改革,不仅仅是挂块新牌子,而是一次体制、机制上的重新设计。

  “不是部门间的简单整合。”牛青山说,新成立的区委城市综合管理工作委员会,由主管区长任工委书记,协调城管、环保、园林等部门开展城市综合管理,降低同级单位协调成本,提升整体合力。工委通过协管干部,对领域内处级干部的培养、使用、考核、管理行使建议权,为城市综合管理领域深化改革提供保障。与此同时,委员会对组成单位、街道主要领导和主管领导具有人事任免建议权。

  以党建为统领、以人事任免建议权为基础的深层次改革,重新分配区级领导主管权限,重新分配部门权限,重新分配街道权限,实现了法律法规的综合、执法手段的综合、执法力量的综合、大部门间行政的综合。

  去整治难的根儿:警察城管长驻街道执法中心

  这个月,石景山区苹果园街道里,多了几位新“居干”:两名派出所民警、两名城管队员,还有工商、交通、环保、安监、消防、食药6个部门各1名工作人员。

  不同于以往的综合执法、联合行动,他们不是有事来、没事走,而是留在街道办公,考核、评比等人事权力都在街道。

  “在区级成立综合执法委员会的基础上,街道层面也成立了综合执法指挥中心,”该街道副主任齐升告诉记者,“城管、公安、食药、安监、环保、工商、交通、消防等部门纷纷调派人员参与街道社会治理工作,实行统一办公、统一管理、统一装备、统一执法、统一考核。”

  街道过去并没有执法权。“但是街道又是城市管理的最前沿,街道和社区干部在最基层,他们能发现问题,却没有执法权力,遇到游商等,只能以教育劝导为主,效果不好。”齐升说。

  一方面是“看得见、管不了”,另一方面则是有执法权,但力量太单薄,覆盖面不够。齐升说:“苹果园街道13.13平方公里,但城管执法队却只有23人,仅仅是处理政府热线、城管热线、群众举报等途径上报的违法信息,就忙得团团转了。”

  过去的联合执法,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。“协调一次联合执法,需要和各个部门提前沟通多次,周期太长,”齐升告诉记者,“而且很多执法部门,本身就有很多日常任务,临时抽调人手很困难。”

  有一次苹果园街道组织联合执法,参与行动的派出所民警突然接到上级的紧急任务,执法进行到一半就奔赴他处了,街道只能临时请求派出所增派人手。

  如今,这种难处被化解了。民警、城管等执法人员每天直接到街道办公,过去组织一次都犯难的“联合执法”,这周街道已经组织了四次,每次从下午四点至晚上九点,城管、民警都出动。

  去预防难的根儿:未雨绸缪,执法力量下沉

  “在综合城管模式中,以条块结合、以块为主的方式,建立起联动执法运行机制。将‘条’上的执法力量下沉到街道,各综合执法部门会同街道形成综合联动执法力量,落实街道属地管理主责,能更好地发挥出街道‘地头熟’的优势。”石景山区副区长富大鹏说。

  过去的联合执法,在解决城市病上经常遭遇窘境,违法经营者慑于执法队伍的庞大,暂时“避风”,待执法队伍撤场,再悄悄恢复经营。

  如今,石景山区将执法力量下沉,为执法的“拳头”加上了能发现问题的“眼睛”,把问题解决在萌芽状态,变“治病”为“预防”。

  “苹果园街道内22个社区居委会的两百余名社区干部、各个小区的物业工作人员、热心居民,发现问题都会及时报至街道,等于为综合执法提供了最广的‘眼线’。”齐升对记者说。

  在苹果园街道实兴大街,年初街道发现这里聚集的游商越来越多。“附近3个大型社区,数万居民,没有菜市场。”该街道综合城管指挥中心副主任吴万福说,“游商聚集,出现了影响居民出行、产生垃圾等问题。”

  任之发展,很快这条街就会形成大型的游商市场。

  让问题在萌芽状态就得以解决,街道综合执法中心立即会商,坚决取缔占道游商,兴建临时菜站,引导游商进行合法经营。短短几天,临时菜站就建成了,还有专人负责保洁,专人维持秩序。

  “既满足百姓需求,又让城市问题得到彻底解决,”齐升说,“这是综合城管带来的变化。”

  由街道牵头的“下沉式”综合执法,在石景山各处取得实效,苹果园街道拆除违建房屋332间、1.3万多平方米;金顶街街道建立了常态化日常巡查机制;八角街道端掉了一个大型非法家具市场;鲁谷社区牵头就重聚园小区及周边环境问题进行集中整治,受到百姓欢迎。

  将过去分散的执法力量形成合力,将城市顽疾去根儿,从“治病”变“预防”,石景山的综合城管模式正进行着新的探索。

 

(责任编辑:崔凤娇)




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
品牌推荐



友情链接